您的位置:奥门金沙堵场手机版 > 历史今天 > 宁远城还没有完全完工

宁远城还没有完全完工

发布时间:2020-02-01 14:43编辑:历史今天浏览(70)

    问题:宁远城的城防当年为何能挡住努尔哈赤大军?

    回答:

    宁远城就是现在的兴城古城位置,当时叫宁远卫城,位于山海关外200里,居辽西走廊中部。最后是由袁崇焕亲自指挥修筑的。

    宁远城还没有完全完工,就迎来了第一场决定关外归属的大战。1626年正月十四,努尔哈赤兵发辽西,号称三十万。袁崇焕估计的敌军数字在十三万左右(袁崇焕当时负责宁前道,大致包括:锦州、宁远、松山、杏山、右屯及大、小凌河一带)。

    不管来了多少,当时的辽东经略高第直接下令放弃山海关外所有土地,全军退回关内。

    正在宁远筑城的袁崇焕说:“我宁前道也,官此当死此,我必不去。”结果高第一声令下,袁崇焕负责的宁前道各地守军全跑了,只剩下袁崇焕还待的宁远城。已经是孤城的宁远城只有将士不足二万人,独对努尔哈赤大军。

    图片 1(图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

    明代是中国城墙结构高度成熟的时期,城墙上的相关功能设施,如城楼、瓮城、箭楼、马面、角楼、镝楼、闸楼、水关等均已定型,成为城墙的固定构造内容。现在从城外看古城,城墙皆外包青砖,宁远城城墙基砌青色条石,外砌大块青砖,内垒巨型块石,中间夹夯黄土。城墙顶端外沿筑有垛口,守城官兵可以以此护身、了望、射箭;内沿筑有女儿墙,高度低于垛口,起着加固城墙的作用。用于人员行走的砖面称为“海墁”,“海墁”系青砖铺就,中凸外低,便于排水和减轻城墙夯土的承重压力。

    研究者称,为了使城墙坚固,具有强大的支撑力,避免内心的夯土松动,城墙在建筑之初就用不规则城石砌筑内壁,然后将壁面凿平,所以称为“毛石墙”;由于石料大多是就地取材,远望去颜色近似虎皮,所以又被称为“虎皮毛石墙”。

    图片 2(图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

    城墙四角的角台不仅用于布置兵力,更是装备了当时的战场大杀器——红夷大炮。《明季北略》记载,当时袁崇焕在宁远城共拥有西洋大炮11门;接受过葡萄牙人训练的彭簪担任火器总把,专司训练炮手使用红衣大炮。

    城坚炮利,使得孤军能够坚守。《明熹宗实录》记载:“(宁远)炮过处,打死北骑无算”,“攻具焚弃,丧失殆尽。”不能说努尔哈赤的部下不英勇,但最终饮恨于宁远城之下,“其酋长持刀驱兵,仅至城下而返”。伤亡惨重之下,努尔哈赤只能退兵:“朕用兵以来,未有抗颜行者。袁崇焕何人,乃能尔耶!”

    回答:

    宁远城始修于明宣德三年(1428年),当时称为宁远卫(卫是明太祖朱元璋称帝前创制的一个军事单位,是明朝军队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一卫管辖5600名军人),两年后(即1430年)开始修建卫城。开始卫城很小,据史书记载:卫城周长六里八步,城高二丈五尺。护城河深一丈,宽二丈。

    到了天启三年(1623年),袁崇焕亲自主持重修宁远城,宁远城的地址位置相当重要,在辽西走廊的中间部位,是山海关的北大门。史书上记载:“内拱岩关,南临大海,居表里之间,屹为形胜”。说明袁崇焕的军事眼光确实很独到,在不愿将八百里江山拱手让人的情况下,选择这么至关重要的地方筑城。

    图片 3

    袁崇焕重修后的宁远城:“高三丈二尺,雉高六尺,址广三丈,上二丈四尺。”比原来的旧城更大,更加坚固。袁崇焕熟读兵书,并且精通西方的筑成方法(明朝中后期大量的西方传教士带来了西方的文化,包涵兵学)。在城墙四周加建了三面伸出墙外的方形敌台,史书记载:“形如爪牙,以自相救。”就是这个中西结合的筑成方法,给后来打败努尔哈赤的进攻埋下了深深的伏笔。

    因为敌台三面伸出墙外,把从葡萄牙买回来的大炮架设在台上,这样的建筑结构,有利于居高临下的打击,又有利于火炮射击的射程。还可以利用战时的不同打击方向,进行三面射击;又可以与另外的敌台形成交叉火力射击,这样能确保城墙不被挖掘(后金的军队擅长野战,对于攻城战没有太多经验,采取了蒙古军队的地道法,俗称挖墙脚)。

    图片 4

    宁远城的重修使得战略形式发生了些微的变化,但是百战百胜的努尔哈赤并没有放在心上,而是当作一般的攻城战来对待。大明朝廷经过孙宗承和袁崇焕的不懈努力,构筑了宁远、锦州为主体,杏山、松山、右屯、大凌河、小凌河等城遥相呼应的防线,使辽东的局势形势大为好转。

    宁远城在整个明末一直未被攻破,崇祯十三年(1640年)松锦大战后作为辽东的唯一的一道军事屏障,被吴三桂镇守,清军仍然毫无办法,无法踏过这座固若金汤的城池,最后却因为闯王李自成率兵逼近京师,崇祯皇帝不得不调吴三桂内援,才使得清军有机可乘。

    回答:

    因为努尔哈赤根本就没打宁远,人家直接攻击了离宁远只有30里的觉华岛,夺取了几十万两白银和数以万计的铠甲、武器、粮食和其他物资,吃饱喝足直接搬东西大摇大摆回家了。有肥肉不吃去啃没油水的宁远,努尔哈赤又不是傻子。

    宁远守军坐视友军被攻击,就当没看见。对着城外建奴的空营放了几个空炮,然后报称击伤穿着华丽的虏酋一名,周边建奴抢了人就逃了,不知道打的是谁。反正以后后金不管谁死了都能拉出来说是被宁远守军用炮打伤不治身亡的,朝廷又不可能真去验尸看看对方到底是被炮打死的还是吃坏的肚子拉死的。结果八个月后努尔哈赤死了,于是某督师直接把努尔哈赤之死记在了宁远的大炮的功劳簿里,至于为什么一个人被炮打中了还能活蹦乱跳八个月中间还在马上奔了几千公里打了三场战役,某督师根本不去想这问题,可能努尔哈赤是超人也说不定。

    还是满桂实在看不下去,违令出击打了后金军的殿后部队,砍了两百个首级,于是就被某督师在奏章里大吹特吹,变成了“宁远大捷”。就因为怕满桂把真相说出来,某督师千方百计想干掉满桂,两人仇就这么结下了,所以后来满桂直接当着皇帝的面称该督师要在战场上谋杀他。

    而明朝朝廷也没辙,十几年对后金一场胜利都没有,觉华岛还惨败了一场,有个砍了200个首级的宁远大捷,虽然其中疑点重重,但为了激励人心,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满桂调离关宁,省的遭了某督师的毒手。只可惜天启和魏忠贤看得清楚,天启那个不喑世事的弟弟还真信了某督师一炮糜烂数十里的鬼话,导致几年后那一摊子烂账。

    回答:

    这么说吧,在当时,是个稍大点的城,都能阻挡野猪皮努尔哈赤的进攻~野猪皮野战还行。
    图片 5

    回答:

    一、宁远城的由来。最早王在晋是在八里铺修重城,而袁崇焕等人反对(建议在宁远筑城)还越级上报引来孙承宗考察。最后朝廷把王在晋免职,任用孙承宗,孙承宗把八里铺筑城的钱用在宁前筑城。而祖大寿奉命修筑的宁远城不合格,袁崇焕亲自制定规格重新筑城。从这方面来说,袁崇焕具有一定的守备之才(仅仅是一城之守,后来就是瞎折腾妄为多),这时还是很尽职的。

    二、努尔哈赤攻打宁远是什么时候?天启六年正月——寒冬啊!因此三国演义里不就有,曹操战马超时,梦梅居士指点筑冰城。同样在老奴攻打宁远时,“掘之未堕”!

    为筑锦州城致书曰:“汗致书於袁大人:复书缮毕,方欲遣员往,适有两起逃人由明来报,尔等修筑塔山、大凌河、锦州等语。察哈尔使臣至,所言亦然。我闻知此,即停止遣员往,遂将复书,付尔使者■还。至此书中所言,专为修城事,两国诚欲和好,先分地段,从何处为明地,从何处为诸申地,各修各地。尔一面遣使议和,一面急修城垣。前宁远城冻,掘之未堕,自以为得计,遂诈称议和,乘机筑城耳。不愿太平,而愿兵戈,乃不易也。纵能加固数城,而其所有城池及田禾,能尽坚固乎?若不息兵戈,则我蒙天眷佑,以北京畀我,明帝遁往南京,其令名如何?自古以来,皆因尔辈文臣,如秀在闺,徒好狂言,招致损兵折将而虐害国民,以毁帝业。因前臣不道,河东河西地方沦丧,兵将被戮,犹不足戒,而仍愿称兵乎?——《满文老档》下,第三册,天聪元年四月。

    三,奉兵部和高第的命令,从锦右撤退到宁远——“归并宁远”,并非所谓的“独卧孤城”。

    经略高第奏:臣询问关外地势之险要;城垣之坚瑕。去关七十里有前屯城,系总兵赵率教所修筑,垣墉峻整,四面建空心台,平放火炮,使虏不敢近城下,可称要地。又一百三十里有宁远城,乃袁参政(袁崇焕挂职山东右参政)、满总兵所督修,墙高四丈,周围新整坚固,足壮金汤。内以保障关门,外以捍御强虏,此为第一扼要。由此东如锦州城大而朽坏,松山、杏山、右屯城小而薄,皆前锋游哨之地。夏秋无事防护屯种,入冬遇大敌则归并宁远,以便保守。自岁前闻奴欲犯右屯,即行该道镇严为提备,腊月二十后道臣袁崇焕来关城面议,甚悉。以时势论,守四面之城易,守数十里之长城难。臣非敢急关门而缓宁远,以宁远之守着预定而不忙,关城之守着新议而未定也;非谓宁远不当援,以发援遽早无益于彼而反有损于此也。——《三朝辽事实录》,卷十六,天启六年二月。

    这是高第解释为何不派兵救援宁远的奏疏,“臣非敢急关门而缓宁远,以宁远之守着预定而不忙,关城之守着新议而未定也;非谓宁远不当援,以发援遽早无益于彼而反有损于此也”——宁远守城已有策而山海关无。其中因锦右是游哨之地(关外信地到宁远为止),而且“东如锦州城大而朽坏,松山、杏山、右屯城小而薄”,所以锦右当时不具备坚守条件,所以“夏秋无事防护屯种,入冬遇大敌则归并宁远”,锦右等地的兵“归并宁远”已是定策。(高第因替代柳河之败的孙承宗,被孙帝师粉茅元仪等黑得不轻,黑成了贪生怕死的阉党)

    辽抚袁崇焕上言:切照。奴衅以来,合中外文武,边、腹之全力以为防。……(篇幅太长)自去秋河上,遂观我之虚实,故倾巢入犯,视蕞尔之宁远如机上肉。至兵过锦右一带,彼不知臣先行撤入,而谓我畏而先逃,故一往无复顾忌,直抵宁远城下。臣又偃旗息鼓,待之城中,若无人。彼愈而并力以攻。孰知臣之厚备而奋击也,出其意外。故措手不及而败走。

    连袁自己都承认,自己率先从锦右跑回了宁远——“至兵过锦右一带,彼不知臣先行撤入,而谓我畏而先逃,故一往无复顾忌,直抵宁远城下”(袁氏的兵法——有进无退?!)。

    四,后金并无所获。除了觉华岛外,右屯同样丢失粮草三十万。

    礼科右给事中张惟一言:关门近事有宜严行厘剔者,如关兵月饷非二十五万则二十二万, 亦曰我兵,且十四万汰之不下十一万也,乃平居患贫而寇至又患寡,少去之兵,从何处销筭? 此不可不问之兵也。右屯露贮之三十万,久奉撤入之命,而徒惮抢劫之虚声,辄举而委于奴。散之军不犹愈赍之盗乎?此不可不问之饷也。——《明熹宗实录》,卷六十八,天启六年二月己卯(初六)

    要知道高第是早就下令锦右撤退了。明朝的边镇道员分为兵备、分巡和分守,后来逐渐变成了分巡和分守兼职兵备。分巡——按察司系统,掌管刑名;分守——布政司系统,掌管钱粮。袁崇焕作为右参政兼兵备可是管理钱粮的,锦右粮草通判金启倧“署宁远通判”——周文郁(猿粪还能怪毛文龙掩败为功的双标准)。

    五,后金尚无攻城利器和条件。就像之前皇太极给袁嘴炮的信中,“尔一面遣使议和,一面急修城垣。前宁远城冻,掘之未堕,自以为得计,遂诈称议和,乘机筑城耳”,所以太极要试试,结果攻城不利(没围宁远几天)还犯了战术错误——不该分兵打宁远(后面的锦州包围被赵率教突破了)。要是五年后(崇祯四年)的大凌河之战,情况可能又不一样了——后金有了火炮(孔有徳投敌只是将后金完全掌握火炮技术提前)。此外,太极攻打宁远时,由于天启六年夏的大雨连绵,宁远城垮塌还重新加固过。

    六,毛文龙的牵制。后金已经袭得了觉华岛,正好可以用据觉华岛的粮草作为补给,在宁远城下玩后金最擅长的围点打援的计划,但是后金没有,而是焚烧了觉华岛的粮食回到大营,过了一天又焚烧了右屯的粮食,然后直接回到沈阳了。后金撤退十分仓促,甚至连得到的粮食都来不及带走,直接烧掉。为何?

    平辽总兵官毛文龙报称参将易承惠等至咸宁营杀贼,林茂春等至海州城下攻城各有斩获,共活擒真夷一十五名,夷级一十八颗,挐获奸细马承林等,系李永芳儿女亲家,又查在阵炮死官马四十五匹,阵亡官兵李朴等三百一十四名,著伤官兵五十六名,并接回乡难民汪仲举等五千三十余名。——《明熹宗实录》,天启六年四月十一

    毛文龙的塘报在朝议毛文龙无牵制之攻的四天后才到!由于东江距离遥远且存在海冻,通讯十分不及时。

    回答:

    事实上不是宁远的城防挡住了努尔哈赤,而是努尔哈赤根本没有攻城的欲望和能力,后金在努尔哈赤时代从来没有靠自己的实力攻陷过坚城,因为后金人太少经不起攻城战的消耗。辽阳沈阳广宁等都是因为内奸开城才失陷的。宁远之战的时候大凌河和另外一个小堡也没有失陷,而且就在宁远的眼皮子地下,后金军洗劫了觉化,可见宁远对后金的军事行动没什么影响。宁远之战连斩首都没几个,后金抢够了就退兵了,后面毛文龙和林丹汗还在捣乱呢。

    回答:

    道理很简单袁督扬长避短,吃定后金打仗规律,后金攻击以战养战,最忌攻坚耗磨,最喜速战抄掠。可叹皇太极冒进北京坚城之下,袁督等各路大军到齐,调配得当,或可聚歼/重创皇太极在关内,却上演了出袁督勤王被囚的悲剧,战机错失放虎归山,而辽东军民人心渐凉从此首鼠两端,自毁长城!

    本文由奥门金沙堵场手机版发布于历史今天,转载请注明出处:宁远城还没有完全完工

    关键词: 努尔哈赤 宁远城 城防 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