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奥门金沙堵场手机版 > 历史今天 > 《金瓶梅》以西门庆家为典型环境

《金瓶梅》以西门庆家为典型环境

发布时间:2020-05-06 23:15编辑:历史今天浏览(118)

    《金瓶梅》是中国古代第一部对家庭生活结构进行细致刻画的小说,它不仅细致入微地刻画描写了西门庆家的家庭结构,更细致地描写了西门庆家的建筑布局。在《金瓶梅》以前的小说,对空间的描写很少涉及,即使涉及了,空间感也大都比较薄弱。《金瓶梅》的出现,将人们的视角由神魔小说创造的囊括六合三界、海外异域的外部空间的描写转移到人们的日常生活空间、甚至私密空间的描上写。

    《金瓶梅》以西门庆家为典型环境,描写在一定空间内的一个家庭的日常生活。比起武大、杨雄家那样的小房子,西门庆住着五间七进的房子,还有一个美轮美奂的后花园,随着居住环境的大面积扩展,人物之间的关系也变得更加复杂。

    小说中对众妻妾居住空间的描写,就不仅仅作为故事发生的背景而交代她们各自的居住空间,更暗示西门庆众妻妾在西门庆家的地位,并且通过对墙、花园这两个特殊建筑的描写,突出西门庆的一妻五妾在特定居住环境中形成的特殊心理和众妻妾之间的矛盾斗争。

    图片 1

    1、

    在中国封建社会,家庭成员的居所是严格按照等级名分来分配的。正妻住正房,小妾住厢房、偏房。小妾的住房按等级名分依次排列。正妻和小妾居所的不同体现了她们各自的身份和地位。

    展开剩余87%

    吴月娘是西门庆明媒正娶的正妻,是当家主母,除了西门庆,她的地位是最高的,所以住“上房”,被称为“上房的”,体现其作为女主人的地位,作为女主人,她有着保管家庭财产、统领众小妾,管理家政、评判是非的权力。

    李娇儿是西门庆的第二个小妾,住在东厢房。她的地位虽仅在吴月娘之下,也有管理银钱的权力,但李娇儿没有支配西门庆家财产的权力,因为西门庆家的财产主要由正妻吴月娘保管,而且,虽然李娇儿是名妓出身,但西门庆也很少去李娇儿房里过夜,所以,李娇儿并不受宠。

    论心机,李娇儿比不上孟玉楼;论嫁入西门庆家时带过去的嫁妆,李娇儿比不上李瓶儿,所以,李娇儿无论如何联合孙雪娥和李桂姐打击潘金莲,都比不上潘金莲自身的姿色和风月手段在西门庆心中的地位高。所以,她只能以退为进,暗中储存实力,为自己的后路打算。西门庆一死,她就盗财归院,嫁给张二官。李娇儿在西门庆家的处境十分尴尬,不受西门庆的宠爱,只是个有名无实的二娘。

    图片 2

    孟玉楼是西门庆的第三个小妾,住在西厢房,她虽然不如潘金莲风流,有风月手段,却也天然俏丽,而且她原来是贩布杨宗锡的正头娘子,手里原有一分好钱,嫁进西门庆家时也带来了丰厚的嫁妆,而且她人缘好,和西门庆的其他妻妾相处的都很好,且心机深沉,既擅长挑拨潘金莲和其他与西门庆有不正当关系的女性之间的斗争,又擅长做好人,调解吴月娘和潘金莲之间的争端。

    孙雪娥是西门庆的第四个小妾,她的住所在后院,靠近厨房。后院一般是仆人的住所,厨房更是仆妇、丫鬟、小厮才去的地方。孙雪娥是西门庆由婢女的身份提拔起来第四个小妾,也算是半个主子,但她享受的待遇却远不如西门庆的其他小妾。西门庆其他的小妾都住在环境好、安静、干净的地方,她却住在环境嘈杂、卫生条件差的地方,可见,她在西门庆的一妻五妾中地位最低的,而且最不受宠。

    孙雪娥地位低的根本原因就是她是房里出身,不是明媒正娶娶进来的。孙雪娥原是西门庆己经去世的前妻的陪嫁丫头,因善造五鲜汤水,才当了第四个小妾。卑微的出身,导致西门庆的其他几个小妾、甚至西门庆都看不起她。西门庆从来都不带孙雪娥出参加宴会或者活动,只带吴月娘和其他小妾,孙雪娥只有看家的份。

    图片 3

    此外,西门庆给吴月娘和其他小妾做衣服,除了吴月娘,“其余每人都是一件大红五彩通袖妆花锦鸡缎子袍儿,两套妆花罗缎衣服,只有孙雪娥只是两套衣服,没有袍儿”。在西门庆家的家庭聚会上,她还要跪着递酒、接酒;平时她还要“率领家人媳妇,在厨中上灶,打发各房饮食”。她虽然名义上是西门庆的第四个小妾,但由于卑微的无法改变的出身,导致她永远被西门庆的其他小妾看不起。

    虽然西门庆的小妾们看不起她,但她又觉得自己到底是小妾,地位肯定比普通的奴才高,于是嘲弄春梅,反惹来西门庆的一顿暴打;她受到潘金莲的挑唆辱骂宋惠莲,气的宋蕙莲上吊自杀,怕西门庆知道,她只能跪着求吴月娘在西门庆面前替她隐瞒。她的地位甚至不如还是丫头身份的春梅。孙雪娥姿色平庸,又没钱,不受西门庆的宠爱,反而经常受到西门庆的打骂。这种卑微的处境,导致了她自卑变态的性格。

    在自卑心理的支配下,她嫉妒潘金莲、春梅这些和她出身卑微的女性比她得宠,于是她联合李娇儿向吴月娘告发潘金莲和琴童偷情的事实;幸灾乐祸地辱骂落难的宋蕙莲;甚至和仆人来旺通奸私奔。孙雪娥这一辈子只不过是想得到与其她妾同等的地位、尊严,但由于她卑微的出身,她只能处于被冷落、被看不起、被欺凌的境地。她那“在后院,近厨房”的居所解释了她的性格成因和最终的悲剧命运。

    图片 4

    2、

    潘金莲和李瓶儿分别是西门庆的第五和第六个小妾,但她们两个并不和其他妻妾一起住在主体建筑中,而是住在花园里。花园在戏曲和小说中出现频率特别高,而且花园往往是发生爱情的地方。

    西门庆家的布局是:“仪门外,则花园也,三间楼一院,潘金莲住。又三间楼一院,李瓶儿住。二人住楼,在花园前,过花园方是后边。花园门在仪门外,后又有角门,通着月娘后边也。金莲、瓶儿两院,两角门,前又有一门,即花园门也。花园内,后有卷棚。翡翠轩前有山子。山顶上卧云亭,半中间藏春坞雪洞也。花门外,即印子铺门面也。门面旁开大门也,内仪外雨道旁乃群房,宋惠莲等住者也。”

    由此可知,潘金莲和李瓶儿居住的花园环境幽深,有山,有亭,有洞,位置便利,有角门和西门庆家其他的地方连通,可以通过角门去吴月娘住的地方,还靠近仆人居住的地方,再往外更靠近西门庆家的商铺。

    图片 5

    其实作者是在借潘金莲和李瓶儿居所的安排讽刺她们,“虽为侍妾,却似外室,名分不正,赘居其家,反不若李娇儿以娼家娶来,犹为名正言顺”。这主要是因为,潘金莲和李瓶儿一开始都是以有夫之妇的身份和西门庆有了婚外关系,然后害死自己的丈夫而且在孝服不满期间就嫁给西门庆的,所以住在幽深的后花园,也有暗示她们出身的意思。

    这座花园也是在西门庆娶了李瓶儿以后扩建的,这座花园本身就是罪恶的象征。虽然这座花园被作者描述的美轮美奂,但仍是充斥着情欲的地方。潘金莲在花园和琴童、陈经济私通;西门庆在暖房藏春坞里和宋蕙莲、李桂姐偷情;西门庆和李瓶儿在翡翠轩白昼宣淫;西门庆和潘金莲在葡萄架白昼宣淫。这样一座看似完美无缺的花园,实际上正是为潘金莲、西门庆宣泄过度的情欲提供了相对隐蔽的环境,被描述的看似完美无缺的花园强烈讽刺了西门庆家的肮脏与丑陋。

    图片 6

    3、

    李瓶儿与潘金莲经历相似,都是先以有夫之妇的身份和西门庆的私通,害死丈夫,孝服不满就嫁给西门庆的。她们两个虽然也是西门庆的小妾,却不如西门庆娶吴月娘填房、纳李娇儿、孟玉楼、孙雪娥为妾名正言顺。因此,作者在安排居所时有心把这样两人单独列出,不像其他小妾那样安排正式的厢房,将她们两个的居所安排在花园这样隐秘的地方,而且仅仅一墙之隔。

    潘金莲与李瓶儿居住的地方仅仅一墙之隔,再加上潘金莲又是个争强不服弱的性子,李瓶儿不仅有钱、人缘好、且因生子夺了西门庆对潘金莲的宠爱,潘金莲自然会对李瓶儿心生不满。而李瓶儿与潘金莲之间的矛盾斗争是《金瓶梅》的重要内容之一。诚如张竹坡所论:“而金梅合,又分出瓶儿为一院,分者理势必然,必紧邻一墙者,为妒宠相争地步。”

    李瓶儿与潘金莲之间的矛盾是随着李瓶儿嫁入西门庆家,给西门庆生了个儿子,导致西门庆对潘金莲的宠爱逐渐转移到李瓶儿身上而慢慢加深的。因为潘金莲曾经帮着李瓶儿西门庆隐瞒他们之间的私情,所以李瓶儿对潘金莲是十分感激的。她甚至曾经主动向西门庆提出自己嫁进西门庆家以后住的房子要和潘金莲的房子盖在一起。

    图片 7

    但是,一山难容二虎,在李瓶儿嫁入西门庆家以后,才发现潘金莲对自己怀着强烈的嫉妒之心,而且经常陷害自己或者占自己的便宜。李瓶儿确有让潘金莲嫉妒的地方。首先,李瓶儿是个超级富婆,她的钱财是从隐形富豪花太监那里直接继承的。“李瓶儿原是大名府梁中书的妾,李速杀了梁中书全家,她就带着一百颗西洋大珠、二两重的一对鸦青宝石,与养娘走上京投亲。那时花太监由御前直升广南镇守,因侄男花子虚没妻室,就使媒婆说亲,娶为正室。”

    但花子虚花钱散漫,留恋妓院,经常不回家,李瓶儿就和西门庆有了私情。后来花子虚因为同族兄弟争家产被告到了监狱里,李瓶儿以请西门庆说人情为借口,将“三千两银子用食盒抬到西门庆家。还有四口装了蟒衣玉带、值钱珍宝、玩好之物的描金箱柜,到晚上从墙上送到月娘房中去”。后来,花子虚从监狱放出来以后,被迫和族人分花太监留下的财产,不得不卖了自己的房子,西门庆就是从李瓶儿的这三千两银子中拿出五百四十两银子买了花子虚的房子。

    图片 8

    除了这三千两,李瓶儿从花太监那里继承来的财产还有很多。花子虚死后,李瓶儿告诉西门庆,她还有“四十斤沉香,二百斤白蜡,两罐子水银,八十斤胡椒”。后来西门庆娶李瓶儿时,西门庆又“雇了五六副扛,整抬运四五日……都堆在新盖的玩花楼上”。李瓶儿带来了一大笔财富,使西门庆的资本直接翻倍,所以西门庆尤其宠爱李瓶儿。

    而潘金莲是小市民出身,后来又嫁给卖炊饼的武大,自然是没有李瓶儿那么多财产,西门庆当初会为了娶有钱的孟玉楼撇下打得火热的色艺双全的潘金莲,就能看出,在西门庆心里,钱比色重要。再加上李瓶儿生了西门庆活着时唯一的孩子官哥,几乎得到了西门庆全部的宠爱。

    总之,《金瓶梅》是围绕着西门庆的家庭来写的,西门庆的家庭就是其一妻五妾的主要活动空间。虽然人物的活动空间受到固定家庭空间的限制,作者仍然通过对西门庆家的建筑布局、众妻妾居所安排的细致刻画来塑造不同人物的性格以及人物的心理,突出妻妾之间的矛盾冲突,推动故事情节发展。

    撰稿/张馨

    本文由奥门金沙堵场手机版发布于历史今天,转载请注明出处:《金瓶梅》以西门庆家为典型环境

    关键词: 巧用 兰陵 人物

上一篇:杨靖宇回家乡确山县领导农民运动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