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奥门金沙堵场手机版 > 平等社会 > 职工太多包袱太重

职工太多包袱太重

发布时间:2019-11-15 00:03编辑:平等社会浏览(200)

    30亿元输血饮鸩止渴恐难治本该公司人士表示,职工太多包袱太重,像百万吨的煤矿,一般只有几十或者几百人,但龙煤这样的矿则多达三四千人

    30亿元输血饮鸩止渴恐难治本

    该公司人士表示,职工太多包袱太重,像百万吨的煤矿,一般只有几十或者几百人,但龙煤这样的矿则多达三四千人

    本报记者 李春莲

    煤炭市场仍旧在继续恶化,东北最大的煤企龙煤集团已经站在生死存亡的边缘。

    在去年亏损超23亿元后,龙煤集团今年前四个月再次亏损22亿元。而在陷入巨亏的同时,龙煤集团还要养活多达24万名员工。

    实际上,从去年开始,龙煤集团下属各煤矿就不断下调工资,并出现了拖欠工人工资的情况。今年以来,这种情况变本加厉。有的煤矿已经三、四个月没有下发工资,部分煤矿科长工资也已经降到了1000多元。

    尽管现实已经如此惨烈,但是龙煤集团仍有不少人浮于事的现象,好多工人每天刷卡没活干,却照领工资。但作为一家历史包袱沉重的国企,承担着就业等问题,精简人员也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为了拯救似乎已无路可走的龙煤集团,政府欲输血30亿元缓解其流动资金困难。但这对于包袱沉重的龙煤集团来说,能有多大效果呢?

    业内人士认为,政府输血也仅仅是解燃眉之急,解决不了根本问题。龙煤集团如果不借机改革,恐怕仍旧支撑不了太久。

    近期,以神华为代表的大型煤企再次下调煤价,煤炭市场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煤价仍在不断探底,龙煤集团该如何度过这场生存危机?

    各煤矿拖欠工资8亿元

    以前是每个月月末发工资,现在延后20多天,45天-50天发一次,还不会全额发。龙煤集团鸡西分公司某煤矿工作人员王峰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王峰是矿上一名正科级干部,以前基本工资三四千元,现在各种奖励没有了,上个月工资也只开了1447元。工资从2013年10月份开始不断减少,今年三、四月份开始就剩下这些了。王峰表示。

    据他介绍,尽管煤矿已经陷入巨亏,但鸡西分公司在整个龙煤集团情况还算稍好一点的,其他三个更惨。鸡西分公司一共有13个矿,但现在仅有2个矿盈利,其他都是巨亏,前6个月大概亏了五六千万。

    我们矿以前是龙煤的标杆矿,省领导检查都来这。王峰说起来颇为悲观,以前人均工资五六千元,现在人均也就两千多元。

    据了解,在龙煤集团,副处以上的领导都是拿年薪的,但前提是完成盈利指标,现在都处于亏损状态,所谓的指标根本也完成不了,自然也拿不了年薪。

    由于工资太低,而且常常不能按时发放,对于普通的工人来说等于没有了经济来源,没办法养活老婆孩子,每个矿上都有一些技术人员辞职去了新疆、内蒙、山西等地去谋求新的工作,但是没技术的只能硬撑着等市场情况好转。

    每个月开一千多块钱,对于养家糊口还需要还贷款的工人来说,很难生活。一位七台河矿务局的工人很无奈地告诉《证券日报》记者。

    就像王峰所说,他们煤矿还算不错的,鹤岗分公司各个煤矿的情况更加糟糕,已经有三个月没有发工资了。

    龙煤集团鹤岗分公司的工人鄂巨龙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4月份工资到现在还没有发。所有补贴都没有了,3月份也只发了1800块钱。

    此外,记者采访的多位龙煤集团下属煤矿的工人均提到了拖欠工资的问题。

    据了解,双鸭山分公司自2013年中旬开始拖欠下属各煤矿工资,停发各项生产、安全奖励,工资仍不足的情况下按百分比开工资,井下一线生产工人平均工资不足2000元,地面人员平均工资不足1000元。

    截至今年4月底,龙煤集团旗下鸡西、鹤岗、双鸭山、七台河4个煤炭公司已欠付工资8.2亿元。

    2004年,黑龙江省启动了鹤岗、双鸭山、七台河、鸡西等四个煤炭集团的整合,成立了黑龙江龙煤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但是,这四个煤炭集团由于历史负担沉重,2003年亏损3.5亿元,到2004年重组前已经资不抵债。

    带着诸多历史遗留问题重组后的龙煤集团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根据公开资料,2005年龙煤集团就被曝出拖欠工人工资,最多的个人累计拖欠工资达60个月,被工人自嘲为自费上班。但是,当年5月份,拖欠工资问题得到解决。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龙煤集团原本是打算进行现代化重组,但受限于经验和资源,不是很成功,现在煤炭行情又差,公司的状况也是愈加恶化。

    闲人太多领导太多

    刷卡不干活只领工资

    尽管已经陷入业绩巨额亏损、工资也无法足额发放的境地,但龙煤集团却仍旧有不少闲人。

    好多工人每天下井刷趟卡,不用干活每个月领工资,井上这样的情况也不少。 鄂巨龙表示,矿上闲人太多了,尽管一直有文件下来说要精简人员,但是也没有具体行动。

    据他透露,矿上有的部门只有四五个工人,却有20多个领导。一个科级单位,能安排上领导的都给安排上了。没用的部门也不少,还有好多附属衍生企业,多数都处于亏损状态,也拖了龙煤集团的后腿。

    在鄂巨龙看来,龙煤的用工成本确实太高了。

    王峰也表示,职工太多,包袱太重。像百万吨的煤矿,一般只有几十或者几百人,但龙煤这样的矿则多达三四千人。

    从去年龙煤集团的经营状况恶化之后,有不少煤矿出台了精简人员的文件。

    减员出台具体方案了,但不好实施,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鸡西分公司一共有2200多人,要裁员700多人,但一直没有动静,据说年底会实施。王峰说。

    据了解,作为黑龙江省属最大国有企业,同时也是东北地区规模最大的煤炭企业,龙煤集团在册职工多达24.8万人。

    2013年,龙煤集团亏损23.4亿元。今年一季度,其再度亏损16.22亿元,而今年前4个月已经亏损22亿元。

    应该说,这与整个煤炭市场不景气,煤价跌跌不休脱不了关系,但是龙煤集团之所以亏损的如此严重,也与其自身的特殊情况有关。

    据悉,上述4个煤炭集团在资源整合后的这十年期间,并没有展示出优势,不但停滞不前,反而还倒退了。由于煤价不断降低,各个煤炭集团都在千方百计降低煤炭成本,蒙煤、晋煤、进口煤大量冲击着煤炭市场,而龙煤集团的煤炭成本太高,根本没有竞争力。

    龙煤集团认为这是整个煤炭行业经济严重下行与历史矛盾和问题等多种因素相互叠加的结果。

    除此之外,龙煤集团也提到,公司历史形成人员多,人工成本负担较重,再加上企业承担的社会负担重,2013年支出达到16.3亿元。

    龙煤集团还表示,其人工成本高,占支出的60%以上,也是全行业最高的。

    由于是老矿区,有的煤矿相当于一个城镇,包括家属在内就几十万人,包袱太重。面对龙煤集团的困境,王峰如是说。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有人士也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龙煤集团作为老煤企,人员包袱太重。而且大国企也承担着一定的社会责任,解决就业也是重要的一项,轻易裁员容易引发问题。

    30亿元输血救急

    饮鸩止渴恐难治本

    由于煤炭市场不断恶化,各地政府出手相救已经屡见不鲜。黑龙江也不例外,但是直接砸钱解救的却也并不多见。

    6月23日,黑龙江省政府办公厅印发《黑龙江省促进经济稳增长若干措施》。这些措施主要集中在推进重大基础设施建设、深化资源配置市场化改革等8个方面。《措施》明确提出,推进龙煤集团深化改革,支持鸡西、双鸭山、鹤岗、七台河四煤城转型发展。

    《措施》还提到,推进龙煤集团深化改革,完善各分(子)公司法人治理结构,各分(子)公司实行独立核算、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省、市政府采取减负担、化债务等措施,支持龙煤集团解决实际困难。省政府多渠道安排30亿元缓解龙煤集团流动资金困难。

    此外,7月底前,将原属龙煤集团负责的三供一业和42所医院全部移交所在地政府,医院享受公立医院政策。优先给后续资源不足的煤矿企业配置资源。

    在地方政府纷纷救市的背景下,30亿元算得上巨额输血。但是对于已经陷入巨亏的龙煤集团来说,能有多大效果呢?

    王峰认为,龙煤集团的各种成本都太高了,政府输血也仅仅是解燃眉之急,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同时,据鄂巨龙介绍,今年鹤岗已经有2个矿停产了,分别是兴山煤矿和振兴煤矿。一是因为这两个煤矿井下煤已经不多了,二是开采起来成本太高。

    不得不提的是,由于龙煤集团的多数矿井生产年限较长,多数矿井受地质灾害威胁较重,安全方面的投入也在不断增加。

    此外,鄂巨龙还提到:现在龙煤有些煤矿的采煤机器还是很老式的,总是亏损也没钱改进设备。

    实际上,尽管龙煤集团已经处在生死存亡的边缘,但是煤炭市场仍在继续恶化。继6月份下调煤价后,神华集团7月初又变相降低煤价,在其带领下,各大煤企相继下调了煤价。

    对于人力成本和生产成本都很高的龙煤集团来说,新一轮降价恐怕将带来更为沉重的打击。已经不堪一击的龙煤集团,已经到了必须要改革的时候。

    沈萌也认为,龙煤集团要以短期输血为抓手,就此启动企业转型升级,不然这种打吗啡式的救助,非但无益于问题的解决,还会吸食成瘾,最终导致更大的恶果。

    但是,对于老牌国企来说,在重重困难面前,改革可谓举步维艰。

    鄂巨龙表示,尽管已经陷入如此困境,但领导的思想还没有从根本上转变,有些领导不愿意改革,一旦有变动,有可能会触及他们自身的利益。

    中投顾问煤炭行业研究员邱希哲也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像龙煤集团这样面临生存困境的国企还有很多,很多地方政府都在为传统巨头的转型升级而发愁。其也认识到靠简单输血已经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但企业转型升级又涉及诸多利益相关者,推动起来难度非常大。加之行业环境大幅恶化,地方政府想要摆脱这一包袱只能通过深化国企改革、整合地方国企来解决。

    本文由奥门金沙堵场手机版发布于平等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职工太多包袱太重

    关键词: 澳门金沙js55 煤矿 集团 鸡西 工资

上一篇:对刚当上妈妈半个月的小李来说

下一篇:没有了